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25973|回复: 6

抗美援朝的老兵痛失爱子,携孙为死去的儿求一个公道!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列兵1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7-7-6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恨!失去了父亲的孩子,就像没有线的风筝。这是我这辈子最深的痛!谁能给我死去的父亲一个公道!
   我叫吴蕊(化名)。今天我写这篇文章,就想问问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公道?如果还有,那谁能给我死去的父亲一个公道?
   我的父亲吴XX是宿松县隘口乡毕凉村王屋组的一名极其普通的农民,一直以来他都在为了生计,为了我和弟弟读书,夜以继日地劳作着。终于快要熬到我毕业了,可以为家里分担一些了,可是灾难却突然降临了。
   2016年4月8号,星期五,我按照惯例给父亲打电话,聊了关于我毕业后工作的事情,这一直是父亲担忧的,通话时间并不长,谈话的最后父亲还说第二天给我打生活费。4月9号早上九点,我突然接到了表姐的电话,说父亲受伤了,让我赶快回家。我匆忙赶到家,见到的不是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而是永远睡在冰柜里的父亲!我永远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昨天我们还打了电话,他还说要给我打生活费,不过才十几个小时,怎么就没了,我的父亲怎么就没有了?
   我没有办法接受,疯狂地捶打冰柜,我要他起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再也听不到了!我的父亲,我可怜的父亲啊,他在给陈汉乡独山村朱庆、朱冬冬、朱志三兄弟进行旧房拆除工程中被墙梁压住,整个身体都压没有了啊!我多想看看我可怜的父亲,可是没人愿意帮我,他们拉着我,使劲拽着我,就这样,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
   之后经过多单位协商,朱家三兄弟答应赔偿33.5万元,并且在协议书上签了字,各参与协商的单位代表也签了字。这33.5万元却无法换来我父亲的生命,无法挽回我失去亲人的痛。按照协议当初,约定33.5万元分5次赔偿,第一次7万,第二次3万,第三次5万,第四次5万,第五次13.5万。
   在父亲丧礼期间,朱家三兄弟按照协议约定付了前两次的赔偿金。可是从第三次开始,朱家三兄弟就开始拖欠,一会说没钱,一会说正在想办法。那时候因为我忙着毕业的事情,回了学校,家里只剩下爷爷,母亲和弟弟。母亲多次打电话,催了近一个月朱家才给了第三次应该偿还的5万赔偿金。
   到第四次,也就是8月31日最后一天赔付期,朱家兄弟直接打电话给母亲说没钱,而且态度相当恶劣,竟然对我的母亲和我恶言相对。后来我说:“你说没钱我可以理解,但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你至少要给我一个具体的还款日期。”可朱家一口咬定没钱,借不到,日期无限。我和母亲没有办法,只能去我们村里寻求帮助,到了村里,一个领导坐在办公室,正在说着什么。我和母亲走进去,呵!原来是乡里的领导,他是代表朱家三兄弟来协商的。经过接触和交流,说来惭愧,长这么大,没见过领导,不知道领导是不是都是像这位领导一样趾高气扬,他面对我和母亲不能平易近人,反而盛气凌人。我和母亲还未开口,他却翘着二郎腿,大声说道:“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我什么人没见过,要钱没有,他们也拿不出来,想要钱,除非你答应少几万,这样可以一次性给你,要不然一分都没有。你要告就告去。”听他说完这些话,母亲想着与他理论几句,我拉着母亲出来了。那一刻我的心里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失望。我不知道朱家三兄弟和这个领导是什么关系,还是说朱家三兄弟许诺了给他多少钱的好处,让一个本应该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排忧解难、伸张正义的政府人员来做这颠倒黑白、不以实事依据来处理的公平行为。难道政府给他的权利就是用来恐吓我们老百姓的吗?用来欺压我家孤儿寡母的吗?当初一口咬定没钱,现在说少点就可以一次性付清,那是没钱吗?那是耍无赖!
   之后,母亲没有办法,去陈汉派出所,独山村进行多次询问,并要求调解。可面对派出所与村委会的调解,朱家兄弟态度当时态度较为和蔼,多次表示一定在三四天内将钱凑齐。可一转身,便说没钱,家中还只留下朱志一人在家,朱志妻儿也全部外出。9月22日,我的爷爷,一个87岁的老人,一个老年痛失爱子的可怜老人孤身一人前往独山村要个说法,朱志好言相劝,说一定给,将我爷爷哄骗回家。等了几天却依旧了无音讯,当知道自己受骗,却又不能为这个失去顶梁柱的家做些什么,我的爷爷伤心过度居然去买了农药想一死了之,幸亏被母亲及时发现,才未酿成大祸。母亲打电话给我说的时候,我正在合肥培训,气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却还安慰母亲不要担心,注意身体。挂断电话,我控制不住内心的伤痛大哭了一场,觉得自己太无用,不能让年迈的爷爷、体弱多病的母亲安心生活,反而让他们日夜操劳,整天担心。我不断地问,这个世界还有公道吗?如果有,为什么没人帮我们,反而到处受欺压;如果有,谁能给我死去的父亲一个公道?
   9月25号,母亲在姑父和表哥的陪同下,来到独山村,寻求他们的帮助。村里的领导没有接待,而是避而不见。后来,朱志出现了。对于迟迟没有给的赔偿款他没有丝毫的愧疚,还是一句话:没有钱。没有办法,无助地母亲只能和他闹,在纠缠过程中,朱志竟然想动手打我52岁的母亲,并把我母亲的手臂掐紫了!看到这样的场景,村里的领导都是在看戏般看着,没有任何人出面。后来陈汉派出所去了,经过调解,朱家表示于10月10号将8月31号应该给的5万赔偿金送到我家,并签了字。
   时间总算到了10月10日调解给钱的日子,母亲给朱志打电话却发现他关机了。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给他们兄弟几个打电话都是不接的事情,朱家兄弟三人就这样反反复复出尔反尔。后来母亲给独山村打电话,询问朱志的去向,村里的某领导这样回道: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他去了哪里!上次(9月25号)你就不应该来找他,现在好了吧,人不见了……听完我无语、我愤怒。
最近总是梦见父亲。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笑,只是站在那里,远远的。但我能感觉到那是父亲,我的父亲。还记得我说过,等我有能力了一定要给他买辆轿车,不想看他开着破烂不堪的三轮车去做事,我无法想象,炎热的夏天,寒冷的冬天,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可是,现在,我年迈的爷爷,失去依靠的母亲,还有在读书的弟弟。整个家庭已经陷入困境,只有靠我在学校三千元不到的工资来支撑这个家庭。我没有了以前的快乐,在别人面前我还要坚强,我只有自己承受着这样的压力。
   万般无奈之下,于去年11月我向法院提出了诉讼,请求朱志三兄弟按照协调书付8月份的5万块钱。后面开庭的时候只有朱志到场,全场一言不发,没有任何愧疚之意。今年2月份,我方律师叫我去法院缴纳诉讼费,说诉讼胜了,法院判朱志三兄弟给清8月份应该付的钱。于是我便在家里等着,以为他们会送钱来。可是朱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我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的申请,只是不知为何至今未果!
到目前为止,我家连去年8月份的5万块钱都没有拿到,更不用说去年腊月三十应该给的13.5万。前段时间,有一个人到我家找到母亲,表明身份,原来是代表朱志兄弟三人。他几次来到我家,不断地和我母亲说钱多了点,能不能少点,朱志他们没有那么多钱……母亲没有理会他。这样没有良心的人理会他做什么。至于赔偿多少钱当时是经过律师和法院按国家赔偿标准计算出来的。33.5万能换来我父亲一条鲜活的生命吗?假如是他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么?他知道我家的日子怎么过的吗?他知道我爷爷每天要吞多少药吗?知道他每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吗?他知道我母亲怎样郁郁寡欢的吗?
   在这期间法院也打电话给母亲,告诉母亲要识好歹……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来迫于一些原因,母亲同意去法院调解。那是一个周五,我也请假过去了,朱志没有去,只有朱志的代表。代表直接表态说最多15万,再多不可能。听他这么说,我们起身就走,没有任何调解的必要。这时候,法院说再坐下来好好谈谈,最后我家说最少17万。这是命钱,不是一个数字能够衡量的!朱志代表说他回去和朱志他们商量,给他们一周的时间。于是,约定下周五在法院碰面。回家途中,朱志代表说他有能力借10万给朱志,此外还责怪我家不应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件事,只要他从中协调就好。
   接下来我以为朱志家应该会兑现这次的调解,可在这一个星期里,他不是在筹钱,而是三顾我们村委会,说我们家要的钱太多了,最多12、13万。等到周五,我们村委会副书记给法院打电话,法院说朱志不打算给钱,所以不用过来了。这样又被他们耍了一次。当时我心里除了气愤无奈更多的是心寒。对这个世道的心寒。我向法院申请的强制执行法院也没有落实。我不知道这个世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了“大树”就可以为所欲为?无视人道,更无视法律?我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又有谁能体会我们的痛呢?那些所谓的善人、维持正道的人却一次一次地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难道如今这世道只要有后台就可以不顾人命,不顾道德,随意将法律践踏吗?
   我的爷爷,抗美援朝的老兵,一个年近90的老人,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他除了忍受身体带来的疼痛,还要接受痛失爱子的现实。孤苦无依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的命钱拿不到。本就不佳的身体每况愈下,每顿都吃药都无济于事。每个周末从学校回来,晚上我都能听见他的呻吟,这种痛不仅仅来自于身体,更来自于精神!如果我父亲的事情尽早解决,至少了却了一桩心事,他也不至于心血郁结,身体越来越差。
   我的母亲,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失去了丈夫,失去了一辈子的依靠。我的母亲很可怜,很不幸!我的母亲一辈子很坎坷,前面我的一个姐姐不幸夭折,我的哥哥也因溺水失去了生命,这样的双重打击让我母亲痛不欲生,庆幸后面有了我弟,生活才开始慢慢变得好起来。就当我们觉得上天眷顾我家,开始给我家幸福的时候我父亲却出事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将我的母亲再次击垮。为了我和弟弟,为了这个家,我的母亲熬过一个又一个白天黑夜。但是什么时候能熬到头呢?在这样的法治社会里,我父亲的事情都得不到解决,又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们相信这个世道呢?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公道,请问谁能还我死去的父亲一个公道?!!!
   我真的很无助,我恳求社会热心人士的帮助,谁能帮帮我?不胜感激!2017年07月0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列兵1

Rank: 1

积分
0

灌水之王宣传达人推广达人

发表于 2017-7-7 09: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个接受高等教育的老师,你也应该知道,乡村两级也只有调解协调的职责,还是要走司法途径,继续申请强制执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116

帖子

2万

积分

下士1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21589

灌水之王宣传达人推广达人

发表于 2017-7-7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1

帖子

5万

积分

下士4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51152
发表于 2017-7-7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有些哭穷,钱给你了人也不能回来,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列兵1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7-7-8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法院为人民,针对老赖法院有一套完整的执行体系。法律的生命就是执行力,尊重事实依据法律甚至可以将这种行为人加以刑法予以惩治。建议还是根据执行程序坚持到最后,哪一个环节受到影响就排除哪一个环节。
  人死不能复生,你坚强好好的生活,善待家人,托起属于你的天空,就是告慰天堂里的父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474

积分

三等兵

Rank: 3Rank: 3

积分
474
发表于 2017-7-9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继洋A 发表于 2017-7-7 23:46
觉得有些哭穷,钱给你了人&#20 ...

你错了,人死不能复生,但该赔的还是要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

帖子

2万

积分

下士1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22386
发表于 2017-7-9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不给钱,就要做他,NNGB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9-25 10:58 , Processed in 0.080950 second(s), 47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