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世纪网

查看: 244|回复: 0

312、羊年过年(8)——回家(145)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12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12、羊年过年(8)——回家(145)
石普水
连自己都弄不明白,怎么到了腊月二十九还没有写关于过年的文字。忙什么呢?年货是妻一手操办。我做事大大咧咧,妻办事细心。家务事,我虽在其位,也不谋其政。今年正式退休了,索性来个里里外外都退。况且现在各种各样的年货多多是,随时可以买。今年鱼比历年都多,而且还价格便宜。野生大鲫鱼,6元钱一斤;鳊鱼,4元钱一斤,天天有人到乡下叫卖。家庭饲养的猪肉12元钱一斤,只是我们屋里猪不多。横路的姐家杀猪,打电话告诉姐夫说“不要腰条”,姐夫却偏偏对外甥说我打电话“要腰条”!实在哭笑不得。岁月不饶人啊!我的姐夫真的老了。
浓浓的年味看得见,也听得见。
路上人不知不觉多了。以前早晨散步都习惯性的往佐坝方向走。现在走了一段路不得不回来,路上人和车实在太多了。小汽车轻轻地按着喇叭,显示出主人翩翩风度与优雅的情趣。摩托车们则成群结队,一溜烟地跑,有人在你身后使劲猛按响喇叭,那声音连台湾都能听见。我只能乖乖地退辟三舍,在路边沿走。这是年轻人的时代,“有枪便是草头王”,这路本来是为有钱人的车子修的。有时后边不时有人轻轻地打开车门,探出笑眯眯的大脑袋跟我打招呼。那是我早年的学生,现在是有素养的有钱的老板,但是,很多人我叫不出名字。我知趣的转身往白门楼方向走,那里的水泥路干净而且安静,人比这里少。
村子里热闹起来了。一张张熟悉的年轻脸孔笑眯眯地跟我打招呼。久违了,年轻人!我们本是一个村子的人,如今都成了候鸟,过年回家,正月便走南闯北,各奔东西。我大致数了数,屋里外出打工的至少50多人。纯粹打工族占大多数,包括做裁缝的,做石匠的,做鞋的。他们往往夫唱妻随,双宿双飞,一年挣钱十来万是正常的。隔壁夫妻俩接近年过半百,暑假中间还回家一趟,出门半年功夫,笑眯眯的说“八万块钱,也不累”。男主人喜欢喝酒,每餐都喝一点酒。他们做石匠是体力活,喝一点酒,舒筋活血,消除疲劳。原来隔壁的小青年做裁缝,暑假也回家陪儿子、女儿,半年功夫也有八万多块钱。我不大问老板挣了多少钱,他们多少钱,与我无关。“人到无求品自高”。我不缺钱,这就够了。事能知足心常泰。但是有一点能够看得出来,老板们玩牌霸气。他们输赢钱以万元为单位,名副其实的“视钱财如粪土”。那才是老板风度!年轻人似乎都财大气粗,拖三20块钱一个三子,小了嫌不够刺激。这年月,挣钱靠运气。屋里一个兄弟大约五月左右出门,在海南建筑工地做保安,另外卖矿泉水、香烟、啤酒,仅仅三样,每天一车货,另外还开茶馆;老婆煮饭每月工资四千元;初中毕业的儿子搞施工,每月工资九千元。我瞎混了个中学高级教师,靠一点狗屎运气。兄弟平步青云,运气比我更好。财运来了,挡都挡不住。“这是一个好时代,搞不到只能怪自己没有用。”屋里一个开店的老板很有感触地对我说。
腊月里放炮、吃酒多。一个老板三层两间的楼房,前后盖了两年,我来来回回都看到了,但是第一次参观,才感觉到什么是别墅!什么是财大气粗!大老板见多识广,我乡巴佬是井底之蛙。进屋那天那个炮啊,惊天动地,气壮山河!“炮”不惊人死不休!从凌晨开始,通通通!砰砰砰!啪啪啪!从隆隆的炮声里你能感觉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小康社会!第二天早晨天还没有亮,又重复昨天的故事。放完炮,吃粑,吃面。然后喝酒。
还有几餐结婚的喜酒。曾几何时喝喜酒我是活跃分子。如今老了,不能喝酒,自然也不能高谈阔论,跟小孩子们一桌,有点难堪,有点尴尬。但是又不能不去。如今所谓“结婚”,仅仅是亲戚朋友喝喜酒而已。农村人移风易俗,小青年结婚几乎千篇一律先生儿子后结婚。比我大四岁的舅舅爱开玩笑,表侄都上学了,我多次问舅舅:“还不请我喝表弟的喜酒?”舅舅诙谐地说:“等我孙子能送喜贴就请你喝喜酒!”今年屋里两个小伙子结婚都生小孩了。民间以前说“先生儿子后圆房”是一句雀泼人的话,如今见怪不怪。
这也是中国特色。
(2015.2.17.腊月二十九)(2016.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了解帮助|评论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GMT+8, 2018-4-23 01:56 , Processed in 0.066180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 by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