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查看: 1397|回复: 0

风 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6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宿松县供销合作社  王会光(省作协会员)

微信图片_20190716171153.jpg
(一)
     山清水秀是首诗,人杰地灵更是诗。
     陈汉与我,并不陌生。我不被这里的自然风光所吸引和陶醉。因为,陈汉我去过多次。今日再次走进它,我们看到了另一道风景:一线山村干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虽平凡,但事小显本色、琐事见精神、难事见忠诚、险事有担当……点点滴滴,他们用一片情怀,成为连接乡亲们的纽带。你说,这难道不是绽放在乡村的一道风景吗?
毋庸置疑,答案肯定是的。
     独山村委会主任朱根慎。他一米八的大个头,身材魁梧,他轻言细语与我聊了聊他自己及村子里的事,时间虽不长,但给人的感觉他是憨厚中有一种稳重,细微中有一份灵动。
     他是70年代初出生的,当过兵,在部队入了党,转业回乡当过农电工。由于他为人忠厚、做事牢靠,乡亲们信任他,又有知识文化,不久,进村两委做事,去年当选为村主任。
     来村里,朱根慎脚踏实地工作,任劳任怨干事,乡村干部、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协调化解矛盾、脱贫攻坚、美丽乡村建设、信访综治维稳……一桩桩、一件件,哪样都少不了他的身影。乡亲们称他是“不知疲倦劳累的人!村里这几年搞得风生水起,热火朝天,综合评比全乡第一,可有他的一份功劳哦!”
     独山村以前我没去过,山村如此大的变化,有一股魔力吸引着我前往。汽车在崇山峻岭山村水泥路上,七拐八拐到了村部,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村部主楼上,猎猎飘扬。
     独山村像一个天然的葫芦,缩在青山叠翠的大山里,四周山连着山,群峰巍峨,是大别山南麓宿松西北部一个小山村,陈汉乡东南方,西边与全县最高峰罗汉尖毗邻,被大明、钓鱼台、广福、九登山村环绕着,在两乡七村结合部。国土面积6.3平方公里,耕地620亩,松杉4102亩、毛竹4100亩,平均海拔360米以上,有毛竹、茶叶、板栗、油茶经济作物,山多地少,典型革命山区贫困村。17个村民小组,531户1721人,劳动力1026人,近500人常年外出务工,农民收入主要来自务工。
(二)
     推开独山村的山门,古道、村落不见踪影,一条条洁净纵横交错的组组通公路、一排排整洁明亮的农家别墅和异扶点楼房尽收眼帘。就连山村的炊烟、大山的雾靄、涧底的溪流、林中的鸟鸣……露出了欢快的笑脸。组连着组的水泥路,疑似一条条彩带,既是乡亲们出行便利的幸福路,又是党和政府连接百姓们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连心路。
“王主任,这是我们村异扶点房子。”我陶醉、我欣慰,沉浸在独山村美丽的画面中,被开车送我们来村的乡扶贫办小朱打断了。
     我顺着他的视线,好几幢两层结构白墙黛瓦,异地搬迁贫困乡亲们的安居房,淹没在青山翠竹之中。如今,这些贫困户们过上了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
     “我这么大年龄,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还是二层洋楼,以前想住这样的屋,做梦都不敢想哦!这要感谢朱根慎村主任、村干和各级领导啊!......”80多岁,步履蹒跚,精神矍铄,家在独山组的贫困老人周德和,打开了话闸子。他家于2016年脱了贫,老伴早年去世,女儿出嫁,儿子30多岁还是光棍一个,在外打工。老人家以前住在半山腰上,房子破烂不堪,享受扶贫政策,去年异地搬迁住上了新房。
     该村建有7个集中安置点,搬迁贫困户有79家140人,全部入住上了新居,过上了幸福生活。你说他们能不感谢党和国家这么好的扶贫政策吗?
     乡亲们说,朱根慎做上村干、村主任,把村里的事当成自家的事,不分日夜的干。去年,脱贫攻坚关键时期,独山村182家贫困户495人,他负责对5个组贫困户71家179人,白天入户走访,晚上做内业资料,天亮才回家是常事。有时,妻子少不了些唠叨和埋怨,“你没日没夜做事,把身体搞挎了,咋办?不替自己着想,也不给我和孩子们想想!”“没事,熬过了这一阵子,不就好了嘛!”朱根慎总是笑着宽慰妻子。
     其实,朱根慎家条件并不太好,一家四口,住在独山组原废弃村小旁半山埂上的两层旧房里,女儿读大二,儿子上初中,妻子务农,家庭压力挺大,可他从不说什么,只知埋头做事。2016年全村113户259人脱贫,朱根慎负责的5个组52户120人摘了贫困帽,走出了困境。
     此时,有些人不知咋的说朱根慎这样做,是秀“功劳”、“表现自己”、“捞资本”......这些风言风语传到他耳里,他很坦然:“我在村里做事只为,而且永远只为,对得起这份工作,做好自己。”
(三)
     朱根慎执着、认真、乐观,自己认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村里的大事小事多如牛毛,可他做事从不将就,把关心老百姓的事做成诗,沿着国家政策的驿站且歌且行。
     2006年村里依托自然禀赋资源,招商引资,建一座装机480KW水力发电站,朱根慎跑上跑下忙得不亦乐乎。自村里有了水电站,乡亲们告别了过去无电的岁月,开启了新的生活。
     “小朱,你辛苦了!”水电站建成当初,村里老书记朱中良对乡亲们说道。前年,建81千伏光伏电站,朱根慎协助乡里和有关部门,整个项目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他人累得变了一个样。
     无论是水电站还是光伏电站,在给乡亲们带来光明的同时,而且成为该村集体经济增收和乡亲们脱贫致富的载体和重要渠道。
     村水电站和光伏电站每年能给村里带来十多万元的红利。而且,为32户贫困对象安排的光伏扶贫项目,每户容量3千伏,并网发电,年增收3千余元。2016年,完成122户283人饮水改造,全村户户通上了自来水。
     不仅如此,朱根慎还引导乡亲们发展产业,走产业脱贫之路。“我在村茶园和茶厂打工,每年有上千元的收入。”该村七坞    组贫困户石旦六说。独山村有茶园,前后改造40多亩,2017年村里还建了一个茶叶加工厂,不仅是村级集体经济的重要来源,还是乡亲们的务工基地。有二三十的贫困户在茶园和茶厂务工,增加他们家庭收入。
     陈门组90后朱志,妻子做缝纫活,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母亲早年去世,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弟兄四人,他最小,是村里出了名的贫困户。初中毕业外出闯荡,几年后回家养猪。朱根慎帮他出主意、做规划、调纠纷、找销路、跑市场,生意很红火,养殖规模逐渐扩大。他还有些其它手艺,一年能挣十多万,2015年脱贫的他,“内心非常感谢朱主任!”用他的话说。
     朱根慎的村班子,以发展产业为突破口。2018年,村里用财政资产收益扶贫项目资金10万元,入股宿松县先丰农林开发有限公司,建茶叶、油茶基地20亩,年底保底分红;安徽时联特种溶剂有限股份公司帮扶独山村6万元资金,发展茶产业、购置黄花菜苗30万株发放给149户贫困户,栽种面积50余亩;先后有多名党员办起养猪场,带动3户贫困户就业,近20多贫困户一起发展养猪业。……
     2016年该村扶持71户贫困户发展农业产业,补助到户资金12.67万元;2017年扶持130户贫困户发展毛竹等特色产业改造项目,补助到户资金17.164万元;2018年扶持147户贫困户发展经果林改造项目,补助到户资金17.17万元。……为116户贫困户申请小额信贷扶贫资金,用于发展生产;80多户贫户通过金融扶贫户贷企用,年分红24万元。……
朱根慎注重智力扶贫的“造血”功能。请县人社、种植业、畜牧局专家,来村培训320人次,帮助36户41人提供就业信息,31人就业。村里给52户57人五保对象领取五保金,免费为55至79岁贫困老人购买银龄安康保险,家庭医生上贫困户家履约服务。
     两年来,独山村推进“三大革命”、乡村振兴、村庄环境整治,完善基础配套设施。投资 17万元,实施大狮子埂长450米、宽3.5米、厚0.2米水泥路建设;投入5万元对村民服务大厅改造升级,实现“五个不出村”,提高群众满意度。今年截止6月底,为村民服务取款90人次,查询业务160余人次。投资100万农村电网升级改造,……改善村民们生产生活条件。独山村成为全县自然村示范点、省级示范中心村。
      2017年该村蝉获全县先进村,全乡综合考核第一、脱贫攻坚第二;2018年被市司法局、民政局、法治宣传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命名表彰为第七批“安庆市民主法治示范村(社区)”;2019年获评第十二届宿松县文明村,2018年度先进村(社区)奖。
(四)
     顺着盘山公路通往七组寺庙的路上,沿途山林、古树、溪流、村庄、狗吠、虫鸣......和我们作伴而行,站在陡峭的村道上,向下张望是万丈深渊、阴森森的、有一股凉风拂面,两边山谷上青松翠柏、百草茂盛,举目远眺,农家别墅星罗棋布,纵横交错成方阵排列,在夏日阳光下格外耀眼,赏心悦目,令人留连忘返。
     继续前行,车子来到悬崖路上,突然到了一拐弯处。如果司机稍不小心留神,车子就可能滑向深渊,车毁人亡,后果不堪设想。“这里很危险,村里打算把这段路基拓宽,今天上午,我专门带人到这里勘察,准备近期动工,加固扩宽。”朱根慎对我们一行人说:“前年,村里为修这条路,与周边的几个村协调,费了很多周折,好不容易才把路修好,解除了这里的村民出行老大难这个心病。”
     来到大山深处,未曾相识的七组庙宇,一位不知是寺里管家,还是皈依的人,热心招呼我们。聊着说到村里的事,他说:“村里的朱主任是一个大好人!”接着,向我们讲述了2016年山洪暴发,冥冥之中他积了阴骘救人的故事。
     被救的贫困老人朱祖送,陈门组人,70多岁,儿子没成家,在外打工,老夫妻两人住在破旧、潮湿、矮小的土坯屋里。那年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山洪咆哮,像一群受惊的野马,狂奔肆虐。当时,乡亲们都转移到了安全地方,唯独朱祖送老人赖在危房里,村里人好说歹说就是不走。危险关头,朱根慎顾不了那么多,三七二十一背起老人,飞快离开。说时迟、那时快,几分钟后,土坯房倒了,如果不是朱主任下手快,那老人就......
“过去这些事,不提了,是我们应该做的......”说到这里,朱根慎淡淡一笑,“后来,异地搬迁,村里首批让他家住上了安居房。”
     抗洪救灾那年,朱根慎带队在自己的责任片区,各家各户日夜巡查,防止村民们偷偷回家。“忆及当时的情景,你说不累是假话,真的累得要命。日夜巡查、灾情统计、开展救灾......因为,停电没信号,穿雨衣、着雨靴、打手电,深更半夜去乡里报灾,是经常的事。”朱根慎真实坦露:“连连暴雨,走在山路上,明知前方随时发生塌方,危险重重,仍不改初心,往乡里赶,汇报灾情。”
     走出寺庙,看见门前石壁上的字,因流年岁月、过往春秋沧桑洗礼,变得模糊不清、斑驳陆离,两个石鼓立于路旁,像两个守卫寺庙的哨兵,扛着旌旗,为生于斯、长于斯的黎民百姓风调雨顺、四季平安摇旗呐喊、助威。
     唉!不虚此行。此时,我对“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有了更深的领悟了!
(五)
     日落西下,随着傍晚的脚步,上山容易、下山难。此时的独山村,笼罩在一片薄暮冥冥中。我们加快速度和节奏往回赶,时不时看见山上的小鸟,村子里的养鸡场,喳、喳、喳,咯、咯、咯,一群群鸟儿,一簇簇山鸡,唱着山歌,鸟归林、鸡归窝。
     走着、看着、想着,车子特意在一颗古樟树旁停下,不知几百年冰刀雪剑风雨,古树虽显苍老,但仍傲然挺拔,威风凛凛。随行的本县知名省级作家边城木木,想与古树拍照合影,走到古树身边,又退了回来,说:“古树是神,不能合影。”不知是谁风趣的撂出一句:“树不是神,人是神。像朱根慎这样的村干是当地乡亲们的保护神。”
     听讲,这颗古树脚下被杂草掩埋的乡间古道,是过去通往山外的必经之衢。那时,南来北客,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就像当今的105国道繁华热闹。村里人赶集、外出求学、做生意、串亲访友......与古道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回想在隘口上中学,在这条路上,不知走过多少回。”从小在这长大的朱月娥说:“那时住校,每星期回家一趟,每次返校,要拿米挑柴,还要带些咸菜。我小,要拿那么多的东西,走那么远的路,母亲心痛我,总帮我送到这颗古树还远的地方。”
     “想想现在的孩子多幸福,车接车送,父母租房陪读。”朱根慎感概道:“我们那个年代不知接送是什么概念,更谈不上陪读。自由惯了,没人管,全靠自己。生活上更无法与现在的孩子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想古道上,山里人的汗水和足迹,见证了多少年来,他们在困顿的山区为生活所迫,艰辛跋涉,奔波忙碌,一摞又一摞、一筐又一筐、一根又一根、一步又一步,似蚂蚁搬家慢慢地把自家的山货运出去,个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可他们却快乐无忧。这就是大自然造就了山里人的情怀,赠给他们的恩赐。
     如今路好了,村村通、组组通,四通八达,乡亲们告别了昔日的山村古道,告别了过去的岁月,告别了贫穷,村里面貌换然一新。
     “我们村还修有‘地铁’”,朱月娥在车上冒出一句。“什么?你们村里还有‘地铁’?”我疑惑不解。他哈哈大笑:“是我村地坡组修到铁屋组的村道,称为‘地铁’。”啊!原来如此,我释然解惑。
朱根慎说,现在山里人过上了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他们的憧憬和梦想,变成了现实。几乎家家有楼房,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彩电、冰箱、洗衣机、收录机,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小菜一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网络、电脑飞进寻常百姓家,人人学会了发微信、朋友圈,有的人还玩起了支付宝,赶时兴在网上购物,开小车敢于跟城里人媲美、叫板,一争高低,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事。
     走进新时代,脱贫攻坚、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党中央、国务院为山区人民描绘了一幅更加美好的蓝图。
(六)
      夜幕下的独山村,不是元朝马致远笔下“枯藤老树昏鸦......”的景象,村民们不再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出晚归的传统生活。灯火通明的路灯下、广场舞乐曲回荡婆娑的乡村大舞台上、宽阔明亮健身广场上……弥漫的是乡亲们三五结队慢步、翩翩起舞和锻炼的身影,不分大小、男女老幻他们正享受着现代乡村文明带来的快乐。
     此时,路边一对散步的中年男女,在扎眼的路光灯下,老远望见朱根慎就向他打招呼,非常亲热与他握手,双方互致问候,聊了几分钟。原来,他们是该村村民,一对夫妻,在沿海打工,近日夫妻二人回家,一来看看年迈的父母,二来自家两个孩子,今年一个高考、一个中考,做父母的回来关心、关心。
……
     绕独山一圈,回到出发点,山村的嬗变,让人叹为观止。然而,全县乡村变化的背后,乃至全国,不知有多少个像朱根慎这样的村干,他们站在乡村变化的前列,默默耕耘,无私付出,是构成乡村发展变化一道可歌可赞的靓丽“风景”。
备注:陈汉乡党委推荐,县号仁青年学会组织集中采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发布新帖
  • QQ客服
  • 微信
  • 下载APP
  • 返回顶部
  • 关闭
    社区导航
    宿松纪事
    宿松民声
    宿松公益
    港宿松哇
    文学艺术
    宿松乡友
    宿松影像
    分类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出售
    最新楼盘
    房产经纪人
    全职招聘
    求职信息
    兼职招聘
    口碑商家
    跳蚤市场
    交友中心
    城市活动
    宿松生活
    抒情港湾
    健康养生
    吃住玩乐
    古玩易经
    网购达人
    电脑数码
    宿松交友
    丽人宝贝
    宿松服务
    便民发布
    买房卖房
    求职招聘
    租房市场
    二手买卖
    宿松八卦
    车行天下
    钓迷乐园
    K歌交流
    娱乐灌水
    风景名胜
    家有宠物
    游戏世界
    社会纵横
    DIY分区
    宿松民歌
    宿松户外
    佛学修行
    百年光影
    龙湖泛舟
    疾控之声
    蓝天救援
    宿松电商
    宿松装修
    法与民生
    协会集结
    宿松义工
    号仁学会
    国学精髓
    世纪家园
    版主沙龙
    版务公告
    广播专区
    备份分区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GMT+8, 2019-8-18 15:12 , Processed in 0.071081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